徐 林
  記得第一次吃醉蟹,是那年的春節。一位親戚送來兩瓶醉蟹,玻璃瓶的,外面貼的商標印著“世界第一奇鮮”。瓶里的蟹泡在淺黃色的滷里,令人饞涎欲滴。開瓶挾出嘗嘗,滋味一般,根本當不起“世界第一奇鮮”的美譽。
  第二次,我們在南匯一家飯店吃飯,因為那天多點了些菜,老闆優惠送上一小盆醉蟹。那蟹只酒盅大小,青青的殼,朝檯子上一放,一股香味就四溢開來。老闆說:“這是自家腌來吃的,不上菜單賣錢,你們嘗嘗!”我們還沒來得及感謝,他又說:“有位美食家吃了後,連連說這是醉人的醉蟹。”
  我先拿了只雌的,扒開殼,一股酒香直衝鼻翼。蟹很壯,蟹殼裡一層厚厚的黃,腌了後竟成黑烏烏的,吃在嘴裡,咸咪咪裡帶點甜,味道真鮮美,蟹肉里還含蘊著高粱酒的醇香。這樣的醉蟹既能下飯又可佐酒,我越吃越有味。美食家說這醉蟹醉人,其言不虛。
  上海有的是吃蟹的行家,到了“菊黃蟹肥”季節,多少人前擠後擁趕到陽澄湖去吃大閘蟹啊!我的朋友阿菊姐也算個蟹精,每年都要擺一次蟹宴,請我們這幫朋友去大快朵頤。蟹黃獅子頭、蟹肉豆腐、清蒸大閘蟹等擺滿一桌,五彩繽紛的菜餚里,也會有盆醉蟹。於是我也想自己做醉蟹來吃。趕巧電視上播放《舌尖上的中國》第四集,有專門介紹“上海醉蟹”的做法:只見那位女大廚,將籮筐里一隻只張牙舞爪的活蟹,清洗後朝黃酒醬油滷里丟,最後註入高檔的高粱酒。據說吃客很多,一年可銷上萬隻。
  依葫蘆畫瓢,我也學著做醉蟹。到市場里買些酒盅大小的蟹——問了商販知道,這些是被蟹莊淘汰的蟹苗,雖然個頭不大,但只只肥壯,如大蟹一樣,雄有膏雌有黃。前幾年,這種蟹只有五六元一斤,這兩年價鈿上去了,也有二十來元了。買回後,先用清水在鉛桶里養半天,等蟹將泥土吐盡,再洗滌清爽,撈出加鹽腌漬,存冷藏室。一天后取出,逼乾水漬加花椒、糖、泡椒、白胡椒、味精,最後放上好的高度白酒,嚴密封蓋,腌制四五天。四五天后打開蓋頭,已經香氣十足,味道自然沒得說。吃過我的醉蟹的朋友,都會說我做的醉蟹味道鮮美、獨特,而且很合算。阿菊姐也來吃過幾次,每次都蹺起大拇指:“這醉蟹味道頂級了!”
  今年秋風一起,媳婦早早就將陶瓷缽頭洗盡送來,不用說,那是要吃醉蟹了。我便去市場買來蟹腌制好,怕送來送去費時間,索性委托快遞公司,當天送達。  (原標題:醉人的醉蟹)
創作者介紹

擺酒

ou57ouqy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